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twangjia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曾经是一个所谓“老四届”的学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曾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现一闲居在家老头。我愿意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广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也谈“草根”与“精英”的论战  

2006-10-04 07:27:09|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一个“草根”——下岗的“摩的”司机陈洪与一个“精英”——人民大学研究生郭峰的论战在网络上吵的沸沸扬扬,引起大家的关注。引起众人关注的主要原因之一恐怕就是两者间的差距,但引起我兴趣的则不在于此,而是陈洪这个人。据陈洪自己称:“他是一个文化不高,也没有真实的本领,靠“摩的”谋生的中年下岗职工。”按陈洪自己的陈述,他应属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士(我们不应回避这一事实)。但是,纵观其博客上的文章均论述的是当前社会上的热点问题。且无论其涉及面之广、讨论之深、文笔之锐均使我这大学本科学历、自持有点文才的未下岗职工自叹不如。

 陈洪的文章涉及到的方面有:房改、医改、国企改革、三农问题、市政建设、社会平衡等等,真可谓“位卑未敢忘忧国”。对这些问题讨论的深度,虽然其中不乏有些观点偏激,但大部分论点有一定的道理,切中了一些时弊或要害。而且,所运用文笔可以说是嬉笑怒骂皆有,因此我说自叹不如。

 那么是何原因使这样一个人沦落为下岗职工呢?按照郭峰先生的观点“这个责任更应该从自己身上寻找。”对此我既同意又不同意。说同意的根据是:正如郭峰先生讲的“在我们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政府和国家给我们提供的条件都是一样的,并未厚此薄彼。咱们都是站在同一条时代的起跑线上的。”但最后造成“有些人发达了,有些人落伍了”主要原因是在于自己,这符合“外因是条件,内因是基础”的辩证唯物主义观点。但是,为什么我又不同意郭峰先生的说法呢?关键在于当时给我们提供的条件不是一个良好的、利于小苗生长的条件,而是一种“恶劣”的生长环境。在这种环境下,一些壮苗勉强生存下来,熬过严冬等到了春天,逐渐苏缓过来,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经过自身的努力长成大树,成为栋梁之才。但是,有一些先天不足的小苗,由于太弱未能等到春暖花开,就在风刀霜剑的摧残下夭折了,春天的到来对它们已毫无意义了。

 我与陈洪、郭峰属于同一代人,我们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点。“文革”开始时我小学六年级,未等毕业就投入到史无前例的“大革命”中去了,没等“革命”结束我们就轻而易举的、荣幸地从中学“毕业”奔赴广阔天地中去了(不上学就能毕业,至今一提起来女儿就非常的羡慕)。“文革”结束后,我同郭峰先生一样“用三个月时间自学了初高中的全部课程”考上了大学,然后提了干,因而目前也没有下岗的顾虑。但是,对陈洪他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文革”开始时,他们充其量也就一年级,“文革”后恐怕复习三个月就不成了,因为他们差得太远了(这点我搞过双补,我太清楚了)。而错过这个机会,再想上这个船就难了(参加过当年高考的人都知道第二年的题难多了),并且社会从此没有再给他们提供改变命运的机会。所以我说,完全责备他们是不公平的。在这点上郭峰先生显得不够宽容,特别是他说:“一个人,如果堕落到让别人、让社会、让政府和国家来为自己不争气的命运买单的话,那你就不配活着!”就更表现得有点刻薄了。一个和谐的社会应该给所有具备劳动能力的人提供就业的机会,给丧失能力的人提供社会保障,这更应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立足基本点,也是中央反复要求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