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twangjia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曾经是一个所谓“老四届”的学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曾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现一闲居在家老头。我愿意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广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式官场》(之六)  

2008-10-17 20:27:22|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程发包面面观

  自古以来,工程中的腐败是屡禁不止、百打不尽的顽症。

    嘉靖三十六年,一场因雷击引起的大火,将皇宫主体建筑三大殿及午门月廊化为灰烬。未及,工部尚书赵文华奉命主持重建,但进度异常缓慢。一次,嘉靖帝登城楼远眺,望见今西长街上有新起的高敞壮丽屋脊,就问是谁家宅第?左右答曰:“这是赵文华的新公馆,工部的栋梁大木,半数被他用到新宅第建筑上了。”一听是赵的私宅,又得知赵私下偷窃皇宫的建筑材料,大为不悦。赵文华由此落罪,遭流放(参见《国榷》卷六十二)。赵文华罢官的消息传出,“举朝相贺”(《明史》卷三○八),孰知盘踞在工部侍郎位子上的严嵩之子严世藩比赵更厉害,贪污索贿,揩油料款的收入不知比赵翻多少倍。所盖府第占地达三、四个街区,光是堰塘水景就有数十亩,大概算是当时京师第一腐败楼吧。

  漫天要价做预算

    要想揩油水,“浮冒工程”是手段。“浮冒”一词,取自清朝工部则例的术语,大抵是指在各项大小工程的荒估、约估、销算、计算知道报销等各阶段,应用实用物料工价的数字虚假不实。其具体做法五花八门,一言难尽。

  处处要润滑

    为了防止弄虚作假,按规定,从工程的启动到核销都有一整套程序要走。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于是乎,为了顺利通过,在每一个环节上都要用银子做润滑剂。就工部而言,用在工程立项、预算、划款和报销等程序上的买路钱,统称“部费”,借清人冯桂芬的原话讲:“夫所谓不可者,‘部费’之到也不到也”(《校邠庐抗议》)。“部费”到了万事皆可。

    施工中也是如此,据明神宗时期的工部营善司郎中贺盛瑞的《两宫鼎建记》中披露:在修建乾清、坤宁两宫时,工程需用铜料,太监掌管的内库里堆积如山,但贺盛瑞如不额外给他们好处就领不到。最后,承包商只好照例上供才得以解决。另据《工部仓库须知》记载,像这种收受“铺路费”的勾当并不限于掌管内库的太监,凡是现金或物资从工部发出,都要先扣除两成的“使费”,连书吏、衙役、把门、称手的好处都包括在内,此乃众所周知的秘密。

  破坏潜规则,打倒是活该

    既是众所周知的潜规则,因此沆瀣一气者则相安无事,要想撇清的自然就视为另类,前面所提到的贺盛瑞就是这么一个可悲的另类角色。贺在主持营建两宫时,精打细算,管理有方,奏销时比预算节省了90万两银子。但由于缺乏通同舞弊的协作精神,得罪了同僚,反而以“冒销”罪名罢官。为《两宫鼎建记》作序的邱兆麟点的透彻:“朝廷建大工,莫大于乾清、坤宁两宫,所费金钱有原例可援,乃先生省90万。夫此九十万何以省也;是力争中[宫]垂涎之余,同事染指之际也。割中[宫]之膻,而形同事之涅,不善调停人情而谐合物论,莫甚于此。”说白了,这90万两本是应大家所得的“好处”,你给省了。虽讨好了皇帝,但得罪了同僚,不整你整谁?

  河工是个聚宝盆

    除去两宫是“肥差”工程外,河工也是聚宝盆。据《水窗春呓》记载,南河总署各种名目的维修预算,就有400万两白银。倘遇水大之年,寻常防汛费准许在150万两内报销,假如发生决口需要抢修的紧急工程,“专款另案则自为报销,不入年终清单。”实际上,只要把常年经费的十之二三用到维修工程上,便可确保不出事,倘若再加一成,考核时便就“卓异”了。大大有名的清官海瑞,曾主持吴淞江疏浚工程,报销费用占工程预算“特十之二三耳,有海公清白,不妄用,又用法严也。”(《四友斋聪说》)由此可见,河工是个肥差也。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