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twangjia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曾经是一个所谓“老四届”的学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曾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现一闲居在家老头。我愿意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广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式官场》读后感(之一)  

2008-10-02 08:01:49|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正在读一本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式官场——回望千年潜在规则》(完颜绍元著,以下简称《官场》),读后觉得非常有意思。书中介绍了中国古代官场几千年来的一些趣闻(也就是潜规则),其中涉及如何“上班”、加班、办公以及带薪休假、工作餐、小金库、公款吃喝、工程发包、公务采购等等事宜。使我觉得有意思的是:当今“官场”中的种种弊端都能在几千年的官场中找到“出处”。也就是说,均有历史渊源,非本朝发明(仅有一项和当今正好相反,也是“事出有因”,后面将谈到)。因此,我决定从今日起随读随写一组观后感类的短文,将这本书介绍给大家。

首篇咱先说说唯一不同的地方——官不修衙。

古话讲:“官不修衙,客不修店。”对此,我一直是一半理解,一半不理解。客不修店好理解,客住一、两天就走,绝无修店之理(客虽不修店,但修店的钱客可是出了——出在住店的店钱里了)。而官则不同,虽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终归要住上几年。而且古代的衙与现在不同,是集办公、住宿和家属宿舍为一体的,修衙等于修家,历任官为何不修?特别是,近年来各级、各地修豪华“官衙”的报道不断,使我更难理解:同是流水的官,同时修衙,为何古今如此不同?读了《官场》之后才得以使然。

古代官不修衙的原因有几点:

一是审批手续繁琐。从头追溯,古代的衙署修建制度,大概也有一个演变过程。隋唐以前官府多拥有修建衙署的自主权。自主权的拥有造成浪费,并增加人民的负担。北宋改进了财政制度,凡州军常例之外的财务都需先禀报代表中央财政的运转司,审核上奏,绝无擅自决定的权利。明朝不但延续了审批制度,还规定了各级衙署建筑的“规式”,不得逾越。但“规式”有上限,无下限。虽不可超标,但可不足。清承明制,扼制更严。在审批时,修衙也属于“不务之急”,而且排在学校的后面。

二是擅修廨舍要受处分。宋、明、清各朝都有违规因修缮遭受处分的记载。如:北宋仁宗时期,知汝州李寿朋违例修衙遭御史弹劾。不但本人降职降级,还连带其上级监司石用休跟着受处分。

三是修建的质量列入考核。不修可以,修则要保证质量。否则,不但要追究责任还要承担经济损失,而且还将连带验收工程者一起受处分、扣工资。

申报困难,违例处分,保质保量,如此费力不讨好的事谁干?谁会犯傻修衙?于是各级官员就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在任内尽量不修衙,少修衙。到非修不可时,常常是只修吏舍不修官邸,以免给人以口实。

官不修衙的习俗造成了官衙普遍的破败。《型世言》二十回中写道:新科进士秦风仪授官广西融县县丞,兴冲冲地带着朋友去上任,没想到县丞衙署破败不堪:“烂柱镶嵌墨板,颓椽强饰红檐。破地平东缺西穿,旧软门前拼后补。穿堂巴斗大,纸糊窗,每扇剩格子三条;私室庙堂般,朽竹笆,每行搁瓦儿几片。古桌半存漆,旧床无复红。壁欹难碍月,门缺不关风。”见此情景,大失所望的朋友们赶快辞去。其实,这是明代大多数基层署衙的真实写照。北宋大诗人苏东坡到杭州就任市长,上任伊始就给中央上了一道《乞赐度牒修廨字状》。其中写道:州府楼庑歪倒开豁,都用小木横斜撑住,每过其下,栗然寒心。今年六月,签书判官厅办公屋倒塌,压伤书吏二人。杭州署衙是州一级的官衙,尚且如此,由此可见当时署衙的破旧程度的普遍性。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