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twangjia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曾经是一个所谓“老四届”的学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曾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现一闲居在家老头。我愿意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广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读《醒也无聊》有感  

2010-11-11 06:50:17|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也是写金家家族的,主要写的是金瑞,也写了他老爸。金瑞是叶家老五金舜锫的儿子。这位有两个特点:出奇的嗜睡,出奇的懒。嗜睡,躺着睡,坐着睡,靠着睡,甚至站着也睡,逮哪哪睡。懒,什么都懒得干,用他的话说连生娃都懒得干。因为嗜睡和懒,于是就整天和床板较劲,用老北京的话说是“废床板,省鞋。”

金瑞说:“我的生存方针是顺其自然。”“只想今天,不想将来。只要今天过得去,哪怕明天天塌下来呢!再说明天天也不一定就塌得下来。”用作者的话说:“遇事顺坡溜,凡事顺其自然。”这点和他的老爸有一拼。

他老爸——作者的五哥——舜锫是一怪人:学不好好上,却写得一首苍劲好字。书不好好读,却说得一口流利的外语。一生不干正经事,游手好闲,听戏、玩票、逛窑子,最后还染上了大烟瘾。没事闲的装要饭叫花子玩,拿着个元代枢府瓷满街要饭,甚至当着他大哥朋友的面,拉着做高官的大哥裤腿跟大哥要饭,羞得大哥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当因要饭被关到收容所里时,还和人家要仿膳的肉末马蹄烧饼。人家奇怪,要饭的还这么大的谱,一打听原来是叶家五少爷,赶紧放人!他这些怪异行为气得叶老爷子差点没吐了血。没办法,最后给了一个宅子轰出去单过,断绝关系,就当没生这个儿子。

单过更没人管了,更加自由。高兴了找人唱唱堂会,玩玩儿票。不高兴了,邀人到野外散散心。有钱了就到馆子里撮一顿。没钱了就在家猫着,忍一顿。再没辙了跑当铺,冬天当夏装,夏天当冬装,有钱了再赎回来,拆了东墙补西墙。烟瘾犯了,就在烟馆里给人写幅字,然后直接换烟抽。最后因烟瘾犯了,大冬天的单衣单褂,冻死在后门桥的桥头——成了倒卧。

死后叶家老爷子不许叶家人收尸、发丧。可五爷的丧事办得并不寒酸,且光彩之极。光给他披麻戴孝的就不下三百人,守灵的有达官显贵、妓女相公、乞丐游民。不让入祖坟,自有人为其在风景秀丽处购置茔地。出殡时,白云观道士、雍和宫喇嘛义务为他诵经。送葬的队伍浩浩荡荡,沿途祭棚无数……

叶家兄弟姊妹共计14人。其中,有国民党军统高官,有我党烈士、国家干部,有文物专家、画家、作家,大都事业有成。只有五爷是个另类,一事无成,穷困潦倒。

猛地一看,好像五爷活得最失败,但细想起来五爷的活得最潇洒。纵观五爷一生,不管世人的看法,不看任何人的颜色,随心所欲,我行我素。那兄弟姊妹几个有谁活得有他自在,有他自由?那几个好像活得比他成功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哪个不得看人眼色行事?那个不得按点点卯?哪个说话办事不得瞻前顾后,前思后想?哪个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五爷成!所以,谁能说他活得没那几个幸福?

人生在世,好像活得很明白。但有时一细琢磨还真搞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悲惨。什么是成功,什么是失败——糊涂了!可话又说回来了,难得糊涂!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