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twangjia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曾经是一个所谓“老四届”的学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曾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现一闲居在家老头。我愿意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广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读《贾植芳回忆录》有感  

2011-11-10 06:41:43|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植芳的一生与监狱“有缘”,一生四次坐监。第一次,因参加学潮(一二·九运动)坐国民党的监;第二次,因策反“伪军”坐日本人的监;第三次,因“煽动学潮”又坐国民党的监;第四次,因被加入“反党集团”坐监。四次中,以第四次最长(10年,如加上劳动监督管制时间达25年)。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一生,十几岁离开家乡一直在外边东奔西跑,监狱是他除去上海待得时间最长的地方。第四次,进去的时候不满40岁,待到真正“平反”已经过了花甲之年。在中国的政坛和文坛中,类似贾先生这样坐得如此“全活”监狱的人不多,但做过敌我两种监狱的着实不少,如:刘少奇、彭真、陶铸、刘仁、廖沫沙等等。

    贾先生自称是:“喝鲁迅奶长大的”的学人。他非常崇拜鲁迅精神,把鲁迅精神概括为坚持独立人格,坚持对于现实的批判态度,对此他心向往之,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造成他一生坎坷。

    我对贾先生的佩服在于他不对朋友落井下石。46年他入狱,中统说,只要他说出胡风的地址就可释放他,否则就枪毙他。但他冒着被枪毙的危险拒不出卖朋友。当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那个运动以急风暴雨式的姿态到来的时候,胡风的名字在中国是个不祥的象征。有的人唯恐避之不及,有的人吓得不敢吭声,有的人甚至反戈一击。此时有关人员也对他明说,只要划清界限就可没事。但他坚持说:“胡风按正常组织手续向中央提意见,又不是在马路上撒传单,怎么是阴谋?”由此他被认为死不悔改,以致“列为骨干分子”,被捕入狱。出狱后,在胡风案件尚未平反时,他怕连累他人与许多人保持距离,但仍与胡风一家一如既往地经常来往,并更加加深了之间的理解和友谊。这品德真是难得可贵呀。

贾先生说过:“知识分子最重要的就是道德人格,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活了八十多岁了,能在回顾往事时觉得并未糟蹋人生,这就够了。

他说到了,也做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