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twangjia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曾经是一个所谓“老四届”的学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曾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现一闲居在家老头。我愿意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广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读《太平天国不太平》有感  

2012-10-26 06:21:12|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小时候,被灌输的观念是:“太平天国起义是进步的,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但实际情况如何呢?看了《太平天国不太平》这本书才略知一二。

太平天国给人们描述的远景很美:“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也。”为实现这一目标当时作了一个规定,即:农民收获除留一家口粮外全部归公,农民需要钱按统一规定向国库支取。这招听起来颇公正,有点“世界大同”之味道。但实践起来蛮不是那回事。在当时的生产力下,最多不过是让农民吃“大锅饭”,共同维持最低的生活水平,而对整个国家,整个社会的“经济平等”绝对实现不了。因为这个制度管得住农民,管不住那个特权阶层(官员)。农民的劳动果实一旦交公,就由官员支配,农民无权过问,无法监督,谁也管不了有人中饱私囊。因为,财物一旦入“圣库”,各级主管均有支配权,只要是“因公”支出,不妨大肆挥霍,无人过问。如:天朝后期,诸王大修王府,所耗资财浪费惊人,连李鸿章都自叹不如。李在给其弟的信中说:“中王府琼楼玉宇,曲栏洞房,真如神仙窟宅。”要知道李秀成还算是较为正派、清廉之人物,其他诸王的奢集成度可想而知。这种制度,实际上是一种“在上者耍特权,在下者搞平均”的制度。

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军都是以“均贫富”来作为自己的口号的,但在胜利(或接近胜利)后其领导阶层往往会反口号而行之。

陈胜从起义到被灭总共没有几个月,但当曾相约“苟富贵,无相忘”的朋友来看他时,先是几乎连门也进不了(欲缚之),进门后见了陈胜住的屋子竟连呼“伙颐!涉之为王沉沉者!”。再后来,竟因不慎说出“故情”而被陈胜“斩之”!可见陈胜刚起义就已腐化忘本了。

黄巢起义军进入长安后,抢劫、血洗了长安,最后“焚宫室遁去”。长安也由此再也没做过都城。

至于李自成、张献忠等人的明末农民大起义就不必多说了,这段历史大家都清楚。“迎闯王,不纳粮”的口号吸引了多少人,可曾几何时,一进北京就蜕化成疯狂拷问逼财的队伍。而张献忠就更不必说了,其屠四川一事就足以令我们汗颜了。

咱们主义的老祖宗马克思就在《中国纪事》一文中曾毫不留情地指出:(太平天国)除了改朝换代以外,没有给自己提出任何任务。他们没有任何口号,给予民众的惊惶比给予旧统治者们的惊惶还要厉害。他们的全部使命,好像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来与停滞腐朽对立,这种破坏没有一点建设工作的苗头……太平军就是中国人的幻想所描绘的那个魔鬼的化身。但是,只有在中国才有这类魔鬼,这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

所以,历史上的农民起义无论是否成功都不能创立一个新的社会制度,推动生产发展,社会进步。起义失败,自然仍是封建统治,一切照旧。起义成功,也不过是建立一个新的封建王朝——这才是真正的历史事实,而我们却一直将其说成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