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twangjia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曾经是一个所谓“老四届”的学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曾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现一闲居在家老头。我愿意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广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读《中国天机》有感  

2013-03-19 07:16:52|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蒙既是作家,又是官员。既曾被捧上九霄云天,也曾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故他的人生感触与常人比就不大一样。因此,读他的书会有些体会的。

王蒙的倒霉是从“反右”开始的。在此之前,虽因为他写了篇发生在组织部里有关故事一书而遭批判,但由于“伟大领袖”说了句话而得以过关。可是,等到了“反右”就没那么幸运了,还是在某些权威人士的力主下,“荣幸”地成为55万大军中的一员。

刚刚成为“右派”他想不通:“是您让他们提意见的,是您常常讲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怎么这么多人因为提(不妥的、错误的、哪怕是浑蛋王八蛋的)意见而获罪了呢?”也难怪他想不通,运动中他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言论,之所以“荣幸”地带上了帽子还是因为那本书。要我说,冤也不冤,写那个部不好,非写那个部里的故事,那个部可是首要之部,在任何朝代都是六部之首。

得此教训,于是他“知道意见是不能乱提的,乱提意见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尤其是反对的意见,是不兴随便提的。”而且,“一位在前苏联学习了两年的同志告诉过我一句话:任何事业当中都会有反对派,但是,要注意的是,反对派最后会变成反动派。”这真是秘籍,但得知晚矣。

其实,有权者(无论权大权小)大都不愿意众人乱发表意见(虽然有时表面鼓励大家发表意见),尤其是不同意见。王蒙也在书中写道:“我有时候甚至想,中国的一些事不好办,不是由于爱国志士太少,而是由于爱国志士太多,一人一个药方。这些药方如果都抓了药让祖国吃下去,不但能治死我们的共同母亲祖国,而且互相争执不休,互相攻讦责备,更加乱成一片。”是吧,是吧,意见多了不利于“安定团结。

那怎么办呢?就得不时地敲打,敲打爱提意见之人。这么大的国家怎么“敲打”?搞运动是个非常奏效的“好招”。于是乎,长久以来,运动一个接着一个。“这样,此后的任何决策都是顺风顺水一呼百应了。反胡风和丁陈之后文学没有反对派了,此后出的“毒草”其实大多是应上头号召写成的“毒草”,如《海瑞罢官》。“反右”之后民主党派、知识分子中不再有反对声音了。59年以后党内也没有“反对派”了。“文革”开始后全国都一个声音了,个别的时候有些噪音,“伟大导师”一发话就都立即上街游行,热烈拥护了。

王蒙的第二个想不通的是:“我至今不能理解,为什么能做到,人无分老幼,地无分南北,教育程度不分文盲还是留洋的教授,地位不分高低,竟然以揭露旁人、揭露好友、揭露亲眷为‘时尚’、为有觉悟——深明大义的表现。为什么以损害别人表现自己的‘进步’为荣耀。”其实这是人(也是所有动物)的本性决定的。

《动物世界》里常常有这样的镜头:肉食动物围猎草食动物时,草食动物本可以做集体对抗,如这样,肉食动物很难得手。但是,草食动物一般不做反抗,只是各自奔跑、四散逃命。这样,反而使肉食动物能够方便地捕捉到其中弱小、病残者。一旦有“倒霉者”落入“虎”口,其他同族就安然地吃草、游玩,得以宽心。每每看到此景,我常常想:是不是所有的被追击者都希望他“人”早日落入“虎”口,以求自己解脱?估计就是这个心态!同理,人更是如此。

人有此劣性不奇怪,问题是:如何限制人的这种劣性,使其不能发挥、显现出来。可是,我们长久做的却恰恰相反,想方设法鼓励人们充分展示劣性,这就不能不说是我们民族的悲哀呀!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