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twangjia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曾经是一个所谓“老四届”的学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曾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现一闲居在家老头。我愿意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广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版的羊脂球?  

2013-07-17 08:09:0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这代人大多数都读过莫波桑的短篇小说《羊脂球》。小说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

在一八七零年普法战争期间,有一辆法国马车在离开敌占区时,被一名普鲁士军官扣留。军官一定要车上的一个绰号叫羊脂球的妓女陪他过夜,否则马车就不能通过。羊脂球出于爱国心断然拒绝,可是和她同车的有身份的乘客为了各自私利,逼她为了大家而牺牲自己,羊脂球出于无奈而作了让步。可当第二天早上马车出发时,那些昨天还苦苦哀求的乘客们却突然换了一副嘴脸,个个疏远她,不屑再与她讲话。她觉得自己被这些顾爱名誉的混账东西轻视淹没了,当初,他们牺牲她,之后又把她当作一件肮脏的废物扔掉。

在中世纪,人是分为三、六、九等的。羊脂球是个妓女,属于下九流。所以,在需要有一个人为大家的利益“奉献”出来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就应该是她(而且过后并不影响大家对她的继续鄙视)。我原以为,小说里所讲的事情在当今世界上主流社会都已认可“人人平等”的通则情况下不会再发生了,可最近的一件事情颠覆了我的认识。

就在前几天,针对李××轮奸一案,清华大学法学院易延友教授发微博说:“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后来在人们的指责下又修正为:“强奸良家妇女比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危害性要大。

易教授此言一出,使我大为惊诧。如果说,此言出自一般的普通老百姓,我毫不奇怪。毕竟在当下,我们的社会还没有完全接受“人人平等”的观念。许多人,虽然人们每当自己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埋怨社会不公,但在某些特定环境下又自觉不自觉地不能平等待人。比如,许多人还不能理解律师为犯罪嫌疑人作辩护,认为律师是在“助纣为虐”,是为犯罪分子开脱。可是,上述观念出自一个法律学教授就让人太奇怪了。

现代法律讲究的就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因为罪犯的不同或所伤害的对象不同致使判决的结果不同。也就是说,既不能“刑不上大夫”,也不能“贱人”不受保护。以易教授的理论,既然“强奸良家妇女比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危害性要大”,是不是强奸“强奸良家妇女”就应该判的重,而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就应该判的轻一些,且强奸一个“贵族”家的小姐更是要重判(血统高贵,受伤害更大)?再引申,杀死一个身无劣迹的好人应该是死罪,而杀死“专家”所说的上述人员或地痞流氓判刑就无罪,甚至奖励?在当今,一个法律专家教授(还是中国顶级大学的法律教授)怎么还能将人分为三、六、九等?怀有如此观念的教授能教出具有现代法律观念的法律人才吗?误人子弟呀!我要是清华大学的校长就凭此一点就得将易教授清出清华大学,别让他玷污了清华大学这块金字招牌。

昨天我在博友的博文上留言说:“中国的民主之路还很长”,今天我要再加一句:“中国的法制道路也还很长”。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