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twangjia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曾经是一个所谓“老四届”的学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曾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现一闲居在家老头。我愿意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广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幸与不幸  

2015-04-13 08:44:29|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月,原人民出版社社长曾彦修逝世了,享年96岁。正巧在今年第三期《炎黄春秋》杂志上有两篇涉及他的文章,读后颇有感触。

曾老是抗战初期到延安参加革命的老同志。解放初期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宣传部副部长兼广东省教育厅厅长和南方日报社社长,1954年调到北京,担任人民出版社总编,被称为“罕有的好人”。

他之所以被称为“好人”与他的人品有很大关系。在他《平生六记》这本书的前记中说:在我经过的一些大事中,我的原则是:一切按具体情况处理,明知其错的我绝不干。为此要付出多大代价,我无条件地承受就是。世界上很多事情,常常都会有例外的,唯独有一件事,我以为绝不能有例外,那就是:良心。正是由于良心,使得他在57年成为《人民日报》第一个点名的党内“右派”。

与其他“右派”不同,他的“右派”是自划的。当时在反右中,曾老所在的人民出版社迟迟没有行动,他认为没有什么人应当划为右派分子。上级追得紧,而且还有百分比。曾老作为一个领导,实在没有办法应付上面下达的任务,在以他为组长的五人领导小组中,他想出的办法是:把自己作为右派报上去。于是乎,他就“荣幸”地成为了党内第一名右派。曾老被划为右派后,被开除出党,不再担任人民出版社的领导职务。

 “荣幸”这个桂冠不是好老头我所赐,而是他自己自认。他在《反右记幸》中说:1957年那样九、十级地震式的‘反右派’运动,没有被打成‘右派’的人固然是大幸,像我这样被提前一点反了右从而免掉了我去发号施令打他人为‘右派’,其实也是大幸。在我尤其是大幸。再不去打他人了,这不是大幸是什么呢?似把这种不幸视为大幸之人真的是可以称为“罕有的好人”。曾彦修在《九十自励》中说:“夜半扪心曾问否,微觉平生未整人。”看来此言不虚。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