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twangjian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曾经是一个所谓“老四届”的学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曾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现一闲居在家老头。我愿意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广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三、四月读书书目  

2016-04-30 06:27:55|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份出门了,由于没带电脑,且那里网络也不畅,故上月没写读书书目。现俩月合并写与此。

《沉重的翅膀》  张洁著

《祖母绿》  张洁著

上面这两部小说的历史大背景都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那段时间是中国最好的时间。虽然物质生活不是很富裕,但人们的精神是向上、愉快的。几乎人人都对前景充满信心,努力学习新知识,用那个时候的话说,“争做新长征的突击手”——真的好怀念那个时候。

小说真实地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生活。里面的人物(无论正面与反面)个个写得具有那个时代的特征,让我这样经过那个时代的人不禁又穿越回历史之中。

《鬼子进村-1942年“五一大扫荡”纪实》  丁俊山著

本书全景式展现八年中对敌后抗日根据地最残酷的日军大扫荡。我对“五一大扫荡”最初的认识始于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和《平原游击队》以及小说《烈火金刚》、《敌后武工队》等文艺作品。到了“文革”又听说是彭德怀不听老人家的话,搞了个“百团大战”,由此引来了日军的残酷报复,搞了这次大扫荡。由此,“百团大战”也成了彭总的一大罪状。

通过这本书,才真实了解了那个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在那场大扫荡中,冀中根据地损失极大,其主要原因是对日军扫荡行动的严重性认识不足,后来又对形势判断错误,以至于决策失误,最终几乎丢失了全部根据地。

不仅仅是冀中根据地,1942年对整个敌后根据地来说都是最最困难的一年,也是八年抗战中受损失最大的一年。在此以前,日军就没拿敌后战场当回事,几乎就是将其交给了三流部队和伪军来维持治安。正是“百团大战”引得日军大为震惊(包括蒋),从正面战场抽回了正规师团用于敌后,减轻了正面战场的压力。从这点说,确实帮了国民党正规军的忙。可是,既然是叫敌后抗战,总不能猫着不动不是?由此而言,彭总何罪之有?

  《迷局:不忍细读的历史真相》  上官尚云著

本书披露了一些历史上一些误读的真相。不过,我同意马未都老师所说的,“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历史上的真相是永远也搞不清楚的。不要说成百上千年的事情,就是近一百年的历史,档案资料还都有,当事人还都健在,许多事情都说不清楚,古人的事就更甭说了。

《认得几个字》  张大春著

这是一部很有意思的书,一个台湾作家所写。在书中,作者以父亲的口吻与视角,在日常与孩子们的交流片段中向孩子们解说汉字。作者用浅近和活泼的语言,在最为普通的生活情景中选取了89个孩子们所不熟悉的字,由浅入深,追根溯源,最终又落回于孩子们的生活情境。作家张大春渊博深厚的文字学和历史知识,以及浓浓的人文关怀,加上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童言无忌,皆为这些我们看似熟悉的汉字做了既准确又生动,甚至有些意外的注解,很有吸引力。并且,通过日常中父亲对儿女的教导、儿女与父亲的对谈也生出了无限的丰富乐趣,可谓既是有趣的家庭课堂,又是意味深长的情感教育。

《大清相国》  王跃文著

这部小说塑造了以陈廷敬为主要代表的大臣群相,反映一个特定历史境遇中官场人物的人格、道德和行为的艰难选择,再现了三百多年前的官场风云。

陈敬廷是历史上的真实人物,被康熙誉为完人。是不是完人不知道,起码在王跃文小说里最终也没能成为完人。古人评价历史人物(包括我们),多流行朴素的民间思维,不是大忠大善,就是大奸大恶。过去的文艺作品就惯用这种思维,刻画人物多走极端,不是大奸,就是大忠。以至于,我小时候看电影,人物一出场先问:“好人坏人?”不过那时候,在文艺作品中,好人坏人一眼就能看出。而现实中,好人坏人就难分辨了,因为人是复杂的,人的一生所做的事中,好中有坏,坏中有好,很难简单地定其好坏。

这部小说如果说写得好,好就好在里面有现实的影子,特别是有当下的影子,值得一读。

《蚁族》  康思著

这是一部调查报告。蚁族,是对高校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典型概括。该群是继三大弱势群体(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他们受过高等教育,主要从事保险推销、电子器材销售、广告营销、餐饮服务等临时性工作,有的甚至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他们平均月收入不高,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他们平均年龄集中在22—29岁之间;他们主要聚居于城乡结合部或近郊农村,形成独特的聚居村

虽然他们的生存环境较差(甚至很差),但他们仍然在坚持而不离去回家,其原因就是这里有机会。

现在的大学生(包括家长)一到大学毕业找工作时就怀念包分配的年代。实际上,那时是包分配。但对于“蚁族”这类的大学生,即使在那个年代也是“社来社去”,要回到家乡就业,留在北上广这类一线城市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在当时,即使是具有北上广户口的大学毕业生,也不是都能留在大城市。那时候讲究“到边疆去,到农村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我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是65届的大学毕业生,虽是北京户口,但被分到东北一个县城里教书。一直到77年恢复高考,考上了研究生才回到北京。

现在虽然不包分配了,但是对于这些无根基的孩子们起码提供了一个机会(当然对于他们而言很小,很小),能够在北上广这些大城市“蚁族”式的生活着,有所期盼。

当然,对于他们而言很不公平。但是,现实什么时候对他们公平过?这些不公平是什么造成的我就不说了,大家都懂得。

《纽约琐记》  陈丹青著

这本书写的是作者旅美记事,但是所叙述的琐事都离不开他的专业——绘画。由于我不懂画,因此读起来就有些吃力。由于吃力,就没什么兴趣。不过,好赖也读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